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解药 > 第9章 第26章

第9章 第2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程恪跟着江予夺走进了饭店,身后还跟着他的几个小弟,有那么一瞬间他尴尬地觉得自己像是篡了陈庆总护法的位。
  不过比起继续在饭店门口跟程怿大眼瞪小眼来,这样的结局已经很完美了。
  程怿是还站在门外还是也进了饭店,他不知道,也没回头看。
  “先生几位?”一个服务员过来问了一句。
  “六位,”江予夺说,“二楼还有桌吗?”
  “有的。”服务员回答。
  程恪迅速地在心里数了一遍人头,发现江予夺是把他也算上了,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想叫住江予夺,但江予夺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上了楼梯。
  到了二楼,江予夺停下找桌的时候,程恪才赶紧开了口:“三……”
  三哥?
  这要之前他可能还叫得出口,但租房协议后头附着江予夺的身份证,这位三哥只有21岁,他现在实在没办法再把这个“哥”字叫出口了,虽然他清楚这个称呼更多的只是为了彰显江予夺在垃圾桶管理界的地位。
  
  “叫我老三吧。”江予夺看着他。
  “老三,”程恪点了点头,“刚才的事儿谢谢了,我还约了人,就不打扰你跟你朋友吃饭了。”
  “你说话怎么这么绕,”江予夺拧着眉,“你就说你约了人不跟我一块儿吃就行,是个屁的不打扰啊?”
  程恪没说话,这话他实在是没法接下去,虽然他那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这样,但被江予夺这么直白粗鲁地直接点破,气氛顿时就进入了无话可说的状态。
  “是不是啊?”江予夺还是拧着眉,又问了一句。
  “是。”程恪只好点了点头。
  “不行。”江予夺回答得很干脆。
  “……嗯?”程恪愣住了。
  “我刚问你要不要一块儿吃,你已经答应了。”江予夺冲几个小弟招招手,指了指靠窗那边的一个桌。
  
  那是个大桌,但已经有两女一男刚刚坐下,几个小弟立马横着就过去了,往那三个人对面一坐,那几个人犹豫了一下,起身离开了。
  程恪对这种行为简直无法给出评价了。
  “你约了几个朋友?”江予夺问。
  “一个。”程恪说。
  “女的?”江予夺眯缝了一下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男的。”程恪叹了口气。
  “那行,告诉你朋友桌号,”江予夺说,“一块儿。”
  程恪长这么大,真还没碰到这样强行约饭的,一边江予夺刚帮他解了围,虽然他现在怀疑这么“直率”的江予夺刚才并不是在解围,而是真的在问他,一边这样强行约饭的行为让他非常不爽,无论对方是什么理由。
  “不了,”程恪还是坚持,“我……”
  “你他妈是个女的吗?”江予夺似乎也开始不爽,“这么磨叽,是不是还得追你追够俩月才能吃一顿饭啊?”
  精神病院的墙倒了吧,为什么不修修!
  “我不坐包厢吃不下饭,”程恪也懒得委婉了,“大厅太吵。”
  
  “包厢没气氛,万一没人说话就一点儿声音都没了,多尴尬,”江予夺冷着脸居然还有情绪给他讲解,“而且包厢已经没了。”
  程恪看着他。
  江予夺冲站在不远处的一个服务员小哥招了招手。
  小哥跑了过来:“三哥。”
  “告诉他包厢没了。”江予夺说。
  “先生您,您好,”小哥一脸尴尬地冲程恪笑了笑,“包厢都……订完了。”
  程恪正在震惊江予夺的势力范围好像不仅仅是垃圾桶的时候,程怿出现在楼梯转角。
  “行吧。”程恪迅速认输。
  江予夺往楼梯那边扫了一眼,勾了勾嘴角:“走。”
  
  程恪坐到了已经被几位入狱预备役小弟占好的桌子旁,特意挑了个背对着大厅的方向,他实在不想再看到程怿。
  江予夺的小弟给他把茶倒上了,又看着江予夺:“三哥,这位朋友怎么称呼啊?”
  “称呼个屁,”江予夺说,“叫哥。”
  小弟对于这样的反应似乎非常适应,笑了笑就转过头看着程恪:“哥。”
  “程恪,”程恪做不到江予夺这么理直气壮不讲道理,“叫我名字就行。”
  “恪哥好。”几个小弟一块儿跟他打了招呼。
  “……啊。”程恪拿起杯子喝了口茶。
  为了缓解尴尬,他拿出手机,给许丁发了条消息。
  -你介意跟别的人一块儿吃吗,碰到了几个朋友
  -小怿他们吗?
  许丁的这个回复让程恪愣了愣。
  -刚天成约了我,我说没时间
  -哦,不是他们
  -没事,我一会到了
  程恪把桌号发给了许丁,然后拿着手机有点儿愣神。
  许丁跟刘天成挺熟的,但刘天成一般跟这帮人吃饭,不会叫许丁,他皱了皱眉,这他妈玩的哪一出?
  
  “刚那个,”江予夺在他旁边小声问了一句,“是你哥吗?长得挺像的。”
  “我弟。”程恪说。
  “亲弟吗?”江予夺又问。
  “嗯。”程恪应了一声。
  “你弟是小妈生的吗?”江予夺继续问。
  “……什么?”程恪不得不偏过头看了他一眼。
  “豪门私生子,为了抢夺亿万家产,使出各种手段排挤大哥什么的。”江予夺说。
  “我真想给你鼓个掌啊,”程恪看了看对面的几个小弟,小弟们自己正聊得不亦乐乎,沉浸在各种大腿大胸细腰里,完全没注意到他们老大正在写剧本,他又喝了口茶,“你怎么不说大哥排挤私生子什么的。”
  “你连一百块都得靠捡了,谁排挤谁还用想吗。”江予夺说。
  要不是江予夺脑袋上的伤口还在渗血,他真的非常想把手里这个杯子扣他脸上。
  “开玩笑,”江予夺笑了笑,往椅背上一靠,“你弟弟,一看就比你有心眼儿,看着也比你成熟,我刚以为是你哥呢。”
  程恪努力地扯开嘴角笑了笑。
  
  接下去,江予夺没再说话,看着他几个小弟笑得前仰后合地聊天。
  程恪试着听了一会儿,实在没听出来有什么可乐的,弱智青年欢乐多。
  正想拿手机问问许丁到哪儿了的时候,江予夺在旁边一扬手,喊了一嗓子:“哥们儿!这儿!”
  程恪回过头,看到了许丁正往这边走过来。
  “是他吧?”江予夺问。
  “要不是呢?”程恪很服气他这种先喊了再问是不是的精神。
  “要不是就不会过来了。”江予夺说。
  “那你还问我是不是?”程恪无奈。
  “万一碰个傻子呢。”江予夺说。
  如此充分的理由,程恪无法反驳,站起来冲许丁笑了笑,正要帮他拉开旁边的椅子时,椅子已经被小弟拉开了:“哥,坐。”
  “谢谢。”许丁笑着点头。
  “我朋友,许丁。”程恪说。
  “许哥。”几个小弟纷纷打招呼。
  
  程恪发现他们管自己叫恪哥,没叫程哥,但叫许丁的时候又叫的是许哥,没叫丁哥……关键是还都不用商量,每次都叫得整齐划一,不知道这x哥的叫法是不是他们有内部约定。
  他又给许丁介绍了一下:“这是江予夺,我……房东。”
  “你好。”许丁冲江予夺点点头。
  “叫我老三就行。”江予夺说。
  “这几位是……”程恪想介绍小弟的时候发现有点儿无从下嘴,突然有些羡慕江予夺的无礼,这种程序,在江予夺那儿就是直接跳过了吧。
  “我的小兄弟,”江予夺说,“说了也记不住,不用介绍了。”
  “是,”几个小弟点头,“有事儿直接吩咐我们就行。”
  “好。”许丁笑着说。
  “能吃辣吧?”江予夺叫了服务员过来,“都能吃就不点鸳鸯锅了,没意思。”
  “我跟小恪都能吃辣。”许丁说。
  
  江予夺开始点菜,许丁往程恪旁边凑了凑:“房东?”
  “嗯,”程恪点了点头,“真的。”
  “看上去……”许丁轻声说。
  “是,”程恪笑了笑,比起房东这个身份,江予夺还是更像个放债的,停了两秒之后他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刘天成叫你上这儿吃饭来?”
  “嗯,我给推了,”许丁说,“你碰上他们了没?”
  “碰上了,”程恪叹了口气,“你应该跟我说一声换个地儿,一会儿他们要看到你在这儿不太好说。”
  “没事儿,”许丁低声说,“看到就看到了,我的确是不想掺合你们兄弟俩的事儿,没熟到那份儿上,看到了也好。”
  “你跟刘天成……”程恪知道许丁跟刘天成的关系还是可以的,不光是朋友,也有生意来往。
  “不至于,”许丁笑着喝了口茶,“你别操心这些了,现在住哪儿了?”
  “离这儿挺近的,”程恪说,“就往边两条街那个金水湾,环境还不错。”
  “那就好,”许丁说,“先住下了就好说,后面有什么打算?”
  程恪没有回答,许丁的这个问题,让他突然一阵心慌。
  
  打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