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解药 > 第5章 第22章

第5章 第2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效果很棒,”许丁看了看四周的人,“现在就要走?不再呆会儿了?一块儿吃个饭。”
  
      “不了,”程恪说,“刚表演完我没什么食欲,这些东西我也看不懂。”
  
      “都蒙事儿的,跟你还差着档次呢。”许丁笑笑。
  
      “别拍马屁。”程恪也笑了笑。
  
      “刚才……”许丁犹豫了一下,“小怿来了。”
  
      程恪愣了愣,皱起了眉:“这事儿我之前没告诉别人。”
  
      “他能知道也正常,”许丁说,“请了那么多人,我主要是不想让他太早知道……不过也没想到他能真的过来。”
  
      “他进来了?”程恪问。
  
      “没,”许丁说,“我给挡外头了。”
  
      程恪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以程怿的性格,无论是多么技巧高明多么婉转的“挡”,都会让他不爽。
  
      “没事儿,”许丁说,“我说过,我不掺和你们的事,我跟小怿也没有生意要做,面子我想给就给,不给也就不给了。”
  
      “以前没发现你这么犟呢?”程恪说。
  
      “不犟哪有今天,”许丁看了看那边正拧着眉看着一幅画的江予夺,“小怿跟老三碰上了,估计还聊了。”
  
      “……操。”程恪咬了咬嘴唇。
  
      “应该也没说什么,无非就是那些事,”许丁说,“你刚怎么没让他进来?”
  
      “我以前也从来没带过人参加活动,又没邀请函,”程恪说,“我看他好像也没什么兴趣,我都没兴趣。”
  
      许丁笑了起来:“下回带着人来的话直接进就行。”
  
      “嗯。”程恪叹了口气,他没想这么多,江予夺让他不用管,他也就没管了,早知道会碰上程怿,他根本就不会让江予夺一块儿过来。
  
      江予夺虽然没把他当朋友,但在他看来,江予夺已经不简单是个房东或者是个“认识的人”了,跟程怿有任何冲突,都会让他不安。
  
      “我派个车送你们回去吧?这么冷。”许丁往江予夺那边走过去。
  
      “不用,你这儿还一堆事儿呢,”程恪说,“我们打个车就行,之前就是打车过来的,这会儿有活动,外面肯定也有出租车等着。”
  
      “那行,”许丁冲江予夺笑了笑,“三哥,感觉怎么样?”
  
      “不懂你们这些艺术,”江予夺说,“我也就刚看看沙画还有点儿意思,要没有程恪这段儿,我还不如出去吹风呢。”
  
      “行,下回我再请了小恪表演,一定给你发邀请函,”许丁说完又转头看着程恪,“真不吃个饭?米粒儿他们也一块儿。”
  
      “真不吃了,”程恪说,“我回去睡觉。”
  
      许丁没再坚持,送他们往外走。
  
      这次活动的人程恪大多不认识,但熟人也有一些,一路出来他都在跟人打招呼,恍惚有种回到了几个月之前生活里的感觉。
  
      不过谈不上有什么感触,没有怅然,也没有怀念,只是久违了的熟悉。
  
      离开了艺术馆之后,他跟江予夺一路走到路中,居然都没看到出租车,他有些郁闷地拿出手机:“叫个车吧。”
  
      “就这么杵北风里头,”江予夺往路口另一边走,“车到的时候都冻成路标了。”
  
      “走回去?”程恪瞪着他,“那也不走那边啊,反了!你路痴啊……”
  
      “往前一百米是地铁站,”江予夺回过头看着他,“没坐过地铁吧少爷,今儿我带你开开眼。”
  
      “不好意思,我已经开过眼了。”程恪往前看了看,的确是看到了没多远的地方就有地铁标志。
  
      “刷过一卡通吗?”江予夺从兜里掏出个卡扔了过来。
  
      程恪接过卡看了看:“……没有。”
  
      “一会儿你刷卡玩吧,”江予夺说,“我买票。”
  
      “我又不是隔壁三岁半小孩儿,”程恪说,“还玩这个。”
  
      “人小孩儿早不稀罕玩这个了,天天跟他奶奶坐地铁去买便宜菜。”江予夺说。
  
      程恪叹了口气,把卡放进了兜里。
  
      进了地铁站之后江予夺去买了票,进站的时候一直盯着他。
  
      “我不至于连卡都不会刷!”他咬着牙说。
  
      “谁知道呢,燃气灶你都打不着,”江予夺说,想想又小声问了一句,“你弟会吗?”
  
      “什么?”程恪愣了愣。
  
      “我觉得他大概也不会,反正现在看着像有钱人的都觉得他们可能打不着燃气灶,”江予夺说,“何况他连车都不会开……这么说起来,他比你废物啊。”
  
      程恪没忍住笑了起来:“靠。”
  
      江予夺的这个问题他还真是从来没想过,他不会的这些生活基本操作,程怿会吗?
  
      不过无论会不会,程怿应该都不可能让自己处于需要掌握这些东西的境地。
  
      他们上车的这一站人很多,程恪几次都想问问江予夺今天碰到程怿说了什么,但一直没找着机会同,周围都是人,各种杂乱的声音。
  
      江予夺看上去倒是跟平时一样,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在车门旁边站着等车的时候,江予夺突然皱了皱眉。
  
      “怎么了?”程恪马上问。
  
      “饿了,”江予夺说,“刚许丁让一块儿吃饭,你干嘛拒绝?”
  
      “嗯?”程恪愣了愣,“我以为你不愿意,除了许丁还有别的人,我也不是特别熟。”
  
      “我对着什么样的人都吃得下,”江予夺摸了摸肚子,“反正我只管吃也不跟人说话。”
  
      “那要不,”程恪想了想,“一会儿我请你吃个饭吧,地方你定。”
  
      “行,”江予夺马上抬头看了看地铁站名,“坐四站下车。”
  
      地铁进站,门还没打开的时候,有两个人就挤了过去,门一开就往里头冲,以两人之力跟下车的人对抗着居然还让他俩挤进去了一半。
  
      “先下后上啊!”后面队伍里有人喊了一声。
  
      那俩跟没听见似的继续挤。
  
      江予夺过去抓着他俩的衣服往后一拽,直接给他俩拽了出来,一屁股坐到了上。
  
      “干什么!你干什么!”一个人跳了起来指着他。
  
      “我干什么关你屁事?”江予夺很快地一把捏住了他的手指,又按着另一个准备起来的脑袋把他给推回了地上坐着,“我他妈又不干你。”
  
      那人的手立马垂了下去。
  
      “上车。”程恪推了他一下。
  
      江予夺松了手,他俩上了车,江予夺也没往里走,就站在门口转过了身,看着还没上来的两个人:“上不来了。”
  
      程恪站在江予夺身后,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能想象得出来,那俩居然就那么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车门关上了。
  
      “去那边。”江予夺转身抓着程恪的胳膊往旁边拉了拉,找到个人少的地方站下了。
  
      “我以为你跟他们要打起来呢。”程恪低声说。
  
      “怎么可能,”江予夺说,“我要真动手,也是单方面揍他们,打不起来。”
  
      程恪笑了笑没说话。
  
      江予夺这种一言不合就上手的风格,哪怕是刚才那种情况下,他也不太看得上,但现在跟江予夺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看到他这种样子,居然觉得还挺有意思。
  
      堕落!
  
      这就是堕落!
  
      他耳边响起老爸的声音。
  
      大概吧。
  
      两站之后,身边的人少了一些,程恪终于有机会跟江予夺说起之前的事。
  
      “你今天碰上程怿了?”他小声问。
  
      “嗯。”江予夺看了他一眼。
  
      “跟你说什么了?”他还是压着声音,“他说话有时候挺气人,你……”
  
      “他跟我能说什么,”江予夺说,“你是不是担心我揍他啊?”
  
      “那倒不是,”程恪笑了笑,“你应该不会揍他。”
  
      “那可不一定,今天要是许丁不出来,我就动手了。”江予夺啧了一声。
  
      程恪愣了愣:“真的?”
  
      “假的,”江予夺叹了口气,“我又不是傻子,你弟那种人,我真动了手就是给他送人头,最起码得拘留所里蹲几天。”
  
      程恪没说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有个事儿……”江予夺压低声音。
  
      “什么?”程恪问。
  
      “……算了,”江予夺看了看四周,“没事儿。”
  
      “你大爷啊?”程恪有点儿急了,“没事儿你就别开口啊。”
  
      江予夺笑了笑:“一会儿吧,下了车再说。”
  
      这几站地让程恪觉得有点难熬,其实他能猜到大概是什么,像江予夺这种好奇宝宝,想问又不好意思在人多的地方问的东西,无非就是那些了。
  
      只是他想知道,程怿是不是真的说了,又说了些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