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解药 > 第2章 第19章

第2章 第1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好意思这种话,对于江予夺的经历,可能有些太单薄了。
  
      “睡吧,”程恪闭上眼睛,“晚安。”
  
      江予夺没有说话。
  
      程恪觉得今天喝的那些酒可能有什么奇特的配方,他现在睡不着,而且并不困,神采奕奕地闭着眼睛。
  
      实在有些痛苦。
  
      但让他稍微有些安慰的是,江予夺好像睡着了。
  
      在他说了晚安之后估计能有一个小时,总之在程恪左边身体又开始发麻的时候,江予夺的呼吸放缓了。
  
      程恪松了口气。
  
      又等了一会儿他很慢地翻了个身,再次往右边侧了过去。
  
      夜里睡不着的滋味儿,他没太品尝过,他睡眠质量一直都还不错,就算是被程怿莫名其妙扣了口锅天天被老爸指着鼻子骂废物的那些日子里,他都没怎么失过眠,离开家之后也没有经历过什么难眠之夜。
  
      现在在江予夺这儿倒是每次都能尝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总失眠,这屋子气场被影响了……
  
      那这屋子会不会再把江予夺的神神叨叨也传给他?
  
      程恪想起了今天江予夺在水池前伸着胳膊冲水时的样子。
  
      还有他的眼神。
  
      也许是江予夺的恢复能力太强,程恪一直到现在深夜人静胡思乱想的时候了,才又重新想起了这些。
  
      我不敢动。
  
      他们看到你了。
  
      之前程恪没有太在意这两句话,相比之下江予夺整个人都不对劲的状态吸引了他全部注意力。
  
      现在想起来的时候,他才猛地觉得后背一阵发毛。
  
      忍不住往后靠了靠,把两人之间的被子挤紧了顶着背了才停下来,又忍不住撑起身体往后看了看。
  
      江予夺还是仰面朝天的睡姿,一直也没动过。
  
      不过眉头拧着。
  
      程恪躺回枕头上,轻轻叹了口气。
  
      他真没想过自己离开家之后会迎来这样的新生活。
  
      他一直觉得不过就是换个地方住,换个环境继续他无所事事想怎样就怎样的生活而已。
  
      结果这两个月……真精彩啊。
  
      他27年的废物生涯加一块儿要是写下来估计都抵不过这两个月的字多。
  
      但他肯定不会去写,他连小说都不看……
  
      雪白的大腿。
  
      程恪闭着眼睛笑了笑。
  
      窗外有公鸡打鸣。
  
      程恪有些吃惊地摸过手机,就他这么满脑子一会儿东一会儿西地胡跑着,居然鸡都叫了?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3点11分。
  
      程恪愣了愣,把手机塞回枕头下面。
  
      这什么破鸡?
  
      三点就打鸣了是不是有点儿太不专业了!
  
      ……鸡应该是几点打鸣的呢?
  
      四点?五点?
  
      江予夺一直平缓的呼吸突然慢慢变快。
  
      被鸡吵醒了?
  
      程恪赶紧躺好闭上眼睛,这个时间要是江予夺醒了,他实在找不出话来聊。
  
      江予夺的呼吸越来越快,开始有些粗重,听上去喘得厉害。
  
      程恪睁开了眼睛。
  
      这是什么动静?
  
      他不好意思回头看,因为这声音听上去,实在是有些像是正在干点儿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大半夜的,突然性致勃勃了?而且旁边还睡着个外人。
  
      不太可能吧?
  
      程恪这会儿注意到床垫也并没有颤抖,江予夺躺着没动。
  
      犯病了?
  
      程恪顿时有些紧张地翻了过了身,借着窗帘外的月光盯着江予夺的脸。
  
      江予夺眉头紧紧拧着,喘得很急。
  
      程恪发现这喘息跟干点儿什么时的应该不一样,江予夺像是……喘不上气了。
  
      “哎,”程恪赶紧推了推他,“江予夺?”
  
      江予夺的身体跟着他晃了晃,但并没有醒过来,还是艰难地喘着。
  
      “江予夺!”程恪坐了起来,扳着他的肩又晃了晃,提高了声音,“你怎么了?”
  
      江予夺很低地说了一句什么,因为还在喘,这句话说得很含糊,听着像梦话,程恪没听清。
  
      “你说什么?”程恪拍了拍他的脸,“醒醒。”
  
      江予夺侧了侧头,程恪能清楚地看到他脸上那道刀疤,不知道为什么,眼下这样的状态下,这道疤突然让他觉得害怕。
  
      “不是……真的。”江予夺又说了一句。
  
      这次程恪听清了。
  
      “什么不是真的?”他愣了愣,接着猛地反应过来,这是做恶梦了?
  
      “不是真的。”江予夺说,依旧喘得很艰难。
  
      “对,不是真的。”程恪有种他快被憋死了的感觉,一着急直接扳着江予夺的肩把他给拉了起来,江予夺直接靠在了他肩上。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程恪在他后背上拍着,拍了两下忍不住又对着他背上甩了一巴掌,“你他妈快醒过来啊!”
  
      江予夺的呼吸顿了一下,然后是狠狠地吸气,接着再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
  
      “醒了?”程恪又拍了他两下,偏过头想看看,但江予夺还趴在他肩上,看不到脸。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很重的鼻音,满满的迷糊。
  
      “你是不是做恶梦了啊?”程恪问。
  
      “嗯,”江予夺继续应着,过了一会儿又哼了一声,“嗯?”
  
      “嗯个屁啊?”程恪皱着眉,“你醒没醒啊?”
  
      江予夺没了声音,两秒钟之后猛地坐直了,一把推开了他。
  
      “操,”程恪背后没有支撑,被他一掌得直接躺到了床上,还好后脑勺砸下去的时候下面是被子,要是磕在床脚,他现在就能蹦起来拿那个猫头烟灰缸呼到江予夺脸上,“我刚真他妈应该几巴掌扇醒你。”
  
      江予夺瞪着他看了一会儿,伸手把他拉了起来。
  
      “我做恶梦了。”江予夺搓了搓脸。
  
      “看出来了,”程恪说,“还梦得挺投入的,叫半天都叫不醒。”
  
      “非常……吓人,”江予夺低头,胳膊撑在膝盖上抱着头,又在自己头上胡乱扒拉了几下,“操。”
  
      “梦见什么了啊?”程恪问,“气儿都喘不上来了。”
  
      江予夺没说话。
  
      “喝点儿水接着睡吧。”程恪说。
  
      江予夺抱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看着他:“别怕。”
  
      “什……”程恪愣住了,“我怕什么?”
  
      “有我呢。”江予夺又抱住了脑袋。
  
      这话说的程恪莫名其妙里带着些害怕:“你在说什么?”
  
      “他们看到你了,”江予夺说,“我有点儿担心,这几天你不要出门,我明天送你回去。”
  
      “他们是谁?”程恪问。
  
      “……我现在没法跟你说明白,”江予夺抬起了头,“我现在乱得很。”
  
      “行吧,”程恪看他表情的确有些迷茫,“等你……睡醒了再说。”
  
      江予夺看了他一眼,往后靠到床头,点了根烟叼着:“你睡吧,我这会儿睡不着了。”
  
      “嗯。”程恪拉过被子,躺回了枕头上。
  
      大概是受了惊吓,江予夺说睡不着以后,他倒是闭上眼睛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但是也没睡多久,跟平时起床的时间差不多,醒过来的时候手机显示的是早上八点十分。
  
      程恪扭头往江予夺那边看了一眼,人没在,被子乱七八糟地卷成一团放着。
  
      他下了床,穿上衣服去洗漱,发现江予夺也没在屋里。
  
      洗漱完了之后程恪拿过手机一边翻着联系人,一边走到了窗户边儿上,往外看了看。
  
      一眼就看到江予夺正蹲在对面街的人行道边,手里夹着根烟。
  
      程恪把手机放到旁边,看着他。
  
      没过多久,一个中年瘦男人跑了过去,把一个东西递到了江予夺手里。
  
      江予夺接过东西站了起来,往两边看了看之后过了街。
  
      “起床了?”江予夺进屋的时候看到他愣了愣,“我以为你要睡到下午呢。”
  
      “刚起。”程恪说。
  
      “给。”江予夺把手里的东西扔了过来。
  
      程恪接住看了一眼,是钥匙,猫头也还在上面。
  
      “陈庆买了早点马上就过来,”江予夺说,“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好。”程恪点点头。
  
      “你今天不出门了吧?”江予夺问。
  
      “应该……”程恪想了想,“不出吧。”
  
      “行。”江予夺说。
  
      “怎么了?”程恪问,“昨天晚上你说……”
  
      “这段时间我会跟着你,”江予夺看着他,“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什么?”程恪以为自己没听清。
  
      “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江予夺说,“失眠半宿怎么还耳背了。”
  
      “为什么啊!”程恪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写满了莫名其妙。
  
      “不为什么,”江予夺说,“我的地盘,我想干嘛就干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