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解药 > 第11章

第1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予夺走出门,陈庆已经按下了电梯,程恪还没关上门,站在门边看着。
  “不用送下去了,”陈庆说,“我们自己下去就行。”
  “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要送你们下去的错觉?”程恪说。
  “你没关门啊。”陈庆说。
  “……行吧。”程恪叹了口气,把门关上了。
  电梯门打开了,陈庆扶了江予夺一把,进了电梯。
  “你说他是不是想送咱们下去?”陈庆说,“要不为什么不关门,我这分析对吧?”
  江予夺靠着轿厢,看着楼层数字的变化:“这是礼貌,我们人都还站楼道里,他当然不会关门。”
  “是吗?”陈庆愣了愣,“那平时我从你那儿走,你也没站门口啊,门都是我自己关的。”
  “他跟咱俩有那么熟吗!”江予夺吼了一声,感觉脑袋上的伤有点儿炸着疼。
  这伤给他一种大概永远也好不了了的感觉。
  那天晚上他带着人绕回去想把陈庆从张大齐的人那弄出来,结果在后巷里一通混战,口子原地又被砸了一下,没等开始结痂呢,前几天吊柜门打开了忘关又撞一下……
  “那你跟不熟的人……”陈庆继续迷茫。
  江予夺按着头上的纱布,冲陈庆努力微笑了一下:“咱们这种街面儿上混的人,就别跟人一个大少爷比教养了,自取其辱,懂了吗?”
  陈庆刚要开口,他又补了一句:“不懂也闭好嘴。”
  陈庆点了点头。
  
  开车往回走的时候,江予夺拉下镜子看了看自己的纱布。
  “三哥,”陈庆皱着眉,“这伤真的,得去缝个针。”
  “不,”江予夺回答得很干脆,“谁也别想再在我身上扎针,哪天要被人捅了也别想扎我。”
  “呸呸呸!”陈庆声音很大地对着方向盘一通呸。
  “这车刚洗完吧?”江予夺看着他。
  陈庆没出声,也斜眼儿瞪着他。
  “呸呸呸。”他只好跟着说了一句。
  “以后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陈庆说,“我听着害怕……那天你就不应该再回去,张大齐不敢拿我怎么样,警察都来了。”
  “警察来了又怎么样,”江予夺啧了一声,“是你去找他麻烦,真要抓着人了也是先抓你。”
  “那起码不会再被堵着干一架啊!”陈庆说,“结果你伤成这样!万一再被拘了怎么办!”
  “有什么怎么办的,又不是没被拘过,”江予夺说,“其实进去清静几天挺好的,安生,不失眠。”
  “下回想清静我给你钥匙,你回我家村里老房子住着去,”陈庆说,“再给你弄点儿鸡养着……”
  江予夺转头看着他。
  “真的鸡!”陈庆说,“鸡,咕咕哒咕咕嘎的鸡!”
  “操,”江予夺笑了起来,“我知道。”
  
  车开到楼道口停下了,陈庆看了看时间:“该吃晚饭了,你是不是不让那帮小子给你送饭了啊?”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一天天的排着队来送饭,不知道的以为我他妈要死了呢。”
  “那你怎么吃,”陈庆想了想,“要不我去买几个菜过来吧,一块儿吃?”
  “你又不回家。”江予夺打开车门。
  “我等我脸上没这么明显的吧,”陈庆下车,绕到副驾把他扶下了车,“我这阵儿都在店里睡,听不得我妈念叨。”
  江予夺笑了笑。
  陈庆的手机响了,他摸出来看了一眼接了电话:“狗子。”
  电话一接通,江予夺站在旁边都能听到狗子带着哭腔的声音:“庆哥!庆哥——”
  “哭什么啊!”陈庆说,“你被人揍了吗?有哭的工夫赶紧跑吧。”
  “张大齐把钱给我了!庆哥!他把钱给我了!”狗子哭着说。
  “这不是好事儿吗?你哭什么啊?”陈庆说,“喜极而泣?”
  江予夺叹了口气。
  “我没敢给三哥打电话,”狗子说,“庆哥我给你磕头了,谢谢你!你再帮我告诉三哥,我这辈子就是三哥的人了,只要他一句话,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这话说的,江予夺看了手机一眼,也就是狗子没在跟前儿,要不他能立马让陈庆把他拎出去扔了。
  “你能干嘛啊,你就会哭,”陈庆叹了口气,“行了,你抱着钱再哭会儿吧,以后碰什么事儿自己有点儿主意,不可能永远有人替你出头不是。”
  “嗯!我知道了庆哥。”狗子终于停止了哭泣。
  
  “张大齐把钱给他了?”江予夺问。
  “嗯,”陈庆把手机放回兜里,“其实咱们去找张大齐,也不光是为他这点儿钱是吧。”
  “废话,”江予夺说,“就三千块钱,我他妈让人打成这样犯得上么……”
  “也不都是人家打的吧,”陈庆扶着他进了楼道,“你那腿不是翻墙的时候摔的吗?”
  “就你他妈!”江予夺顺手一掌拍在他背上,“洞察一切是吧!”
  “哎,”陈庆搓了搓后背,低头叹气,“要不是我碍事儿……”
  “行了啊,”江予夺拿出钥匙开了门,先往里迅速看了一圈,才进了门,“你还没完了。”
  “我去买吃的,”陈庆说,“今天吃素点儿啊,我看你这段时间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因为带着伤还成天大鱼大肉的影响恢复啊?”
  “随便。”江予夺摆了摆手。
  
  陈庆关上门之后,他倒在了沙发上,仰头靠着闭上了眼睛。
  脸色的确是不太好,因为晚上总睡不着。
  睡得着的时候又会害怕,一夜夜的恶梦还不如睁眼儿到天亮。
  这种感觉挺长时间没有过了,他谁也没告诉,哪怕是最亲近的陈庆和卢茜,他也没说,他不想让人知道他最近状态不好。
  今天其实还比平时要好些,虽然让程恪遛了一圈,但程恪跟他完全不在一条道上,这种新鲜感倒是能让他心情稍微从沉闷里扬起来一些。
  程恪。
  原来忄和各合在一块儿还是个字。
  不知道怎么解。
  以前他跟陈庆聊天儿的时候说解字,陈庆还问过他,江予夺怎么解。
  他当然不知道怎么解,不过还是强行解了一下。
  “先给你解个夺字吧,”他一本正经说,“就是尺寸很大,懂吧。”
  “懂了,”陈庆的脑子容错率相当高,一脸信服地点头,“我看过,真是。”
  江予夺忍不住乐了半天。
  笑到一半又觉得挺没意思的,叹了口气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喵大概是饿了,顺着沙发腿儿爬了上来,在他胸口上坐下,冲着他叫。
  “我不想动,”江予夺看着它,“一会儿你庆哥来了让它喂你吧。”
  喵端坐着继续叫。
  “别叫了啊,”江予夺说,“我现在心情非常不好,一烦躁了就会把你扔出去。”
  喵不为所动,咪咪咪的不停。
  一直咪到陈庆进了屋。
  
  “赶紧的,先喂猫,”江予夺说,“烦死了一直叫唤,仗着个子小我不好意思下手抽它。”
  “要捡猫的是你,”陈庆拿了猫粮往食盆子里倒了点儿,“想抽猫的也是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不会说的话别瞎j8拽词儿。”江予夺坐了起来。
  陈庆说的素点儿,还真就非常严格,买回来的菜里除了一碗半个巴掌大的肉饼,别的全都是青菜,肉沫都看不到几点。
  “一会儿给你一根儿香吧。”他坐到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菜。
  “干嘛?”陈庆把一盒粥放到了他面前。
  “往脑袋上戳几个疤,”他说,“再上庙里找方丈给你起个艺名。”
  “啊?”陈庆看着他。
  “无肉法师,怎么样?”江予夺说,“其实本来应该叫智缺法师。”
  “……我操,”陈庆坐下,“你至于吗,吃一顿素点儿的绕这么大一圈。”
  “至于,”江予夺指着那个小肉饼,“就这玩意儿,都不够我一口的。”
  “这个是我的,”陈庆把肉饼拿了过去,“我能吃两口。”
  “我他妈是不是听错了?”江予夺震惊得都忘了吼。
  “我刚问了,蛋白质过量对伤口愈合不利,”陈庆说,“我为了不刺激你,特地只要了一份小肉饼,没要大的那种。”
  “人没问问你是不是三哥最近收不着租啊?肉饼都得要小号的了?”江予夺奋力地压着因为没有肉吃而燃起的熊熊大火。
  “……给你一半吧。”陈庆把半块肉饼夹到了他碗里。
  “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啊?”江予夺问,没等陈庆说话,他指着陈庆碗里那半块肉饼,“你他妈给我一口吃掉,就现在!”
  “啊?”陈庆愣住了。
  “快点儿!”江予夺吼了一声。
  陈庆赶紧夹起肉饼塞进了嘴里。
  江予夺满意地点了点头:“行了,现在你没肉吃了,我还有,你看着我慢慢吃吧。”
  陈庆看着他,好半天才笑出声:“你幼稚不幼稚啊。”
  “关你屁事,吃你的青菜。”江予夺说。
  
  吃完饭陈庆把一堆饭盒什么的都收拾出去扔了,回来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哎三哥你说,积家会不会不知道垃圾要扔到楼下的垃圾箱里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