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解药 > 第7章

第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于自己被家里人认定是个废物的事,虽然多半时间里程恪都不会去琢磨,但偶尔还是会有些不服气的。
  不过今天他对自己废物算是有了一个崭新的认知。
  把新买的床单往床上铺,已经用了十五分钟,扯左边就右边短,扽右边就左边短,而且中间永远都有波浪,怎么扯都他妈有至少三个楞,一身汗都折腾出来了,杀得腰上的伤口有点儿疼,也没能铺平。
  最后他决定放弃,拿起被罩看了一眼,试都没有试一下就直接放弃了,把被罩抖开了往床上一盖,再把被子往上面一铺,挺好,枕头也用了同样的操作,把枕套铺在了枕头上,然后拿了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其实在许丁那儿住着的时候,他每天也都洗澡,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脱衣服的时候,他会有一种自打离开家以后就没再洗过澡的错觉。
  可能只有现在,他才开始有了这里是他一个人的地盘的感觉。
  不过很快他又想起来江予夺那个神经病有钥匙,而且不许他换锁,顿时一阵不爽,虽然他并不知道换锁应该怎么换。
  直接去买来自己换?
  卖锁的帮换吗?
  还是叫物业?
  物业管这事儿吗?
  物业电话是多少啊……
  我他妈腰很粗吗!
  
  程恪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光着的上半身,右侧腰际那条本来感觉已经快好了的刀伤,现在因为出了汗,微微有些发红。
  看来他高估了江予夺的捅刀水平。
  江予夺并不是指哪儿戳哪儿的用刀高手,这一刀也并不是江予夺计划好的给他来条小口子以表威胁。
  这他妈就是江予夺水平不够没把握好!
  他一想到这里,身上因为铺床单而产生的热量瞬间就消失了,后背都有些发凉,这要是准头再偏一点儿,就能直接捅他肚子上了。
  江予夺绝对是个神经病,就这样的技术,居然敢用那么快的速度出手,万一扎肚子上,估计能弄个对穿。
  程恪皱着眉,按住伤口,念了三遍南无阿弥陀佛。
  为什么要念这个,他不知道,反正老妈总念。
  程恪叹了口气,拧开了水龙头,过了一会儿之后他站到了喷头下面,闭上了眼睛。
  涤荡一下这几天以来郁闷的心……我操!
  
  程恪被喷头里冰凉的水激得退着连蹦了三四下,撞到了浴室门才停了下来。
  怎么是凉水!
  水都放了好半天了居然还是冰凉的!
  他一把扯过浴巾把自己包了起来。
  浴室里没有看到热水器,不会是没有热水器吧?
  他打开门走出去,看到浴室外面有一个挂在墙上的热水器,上面写着即热型热水器。
  于是又进去,打开了水龙头,再出来,发现热水器并没有启动。
  没插电?程恪抬头,看到插头好好地插在插座里。
  那就是没有开燃气?
  于是他又找了找,吃惊地发现,这个热水器上根本就没接燃气管子。
  
  “我操。”程恪简直怒不可遏,裹着浴巾冲进了客厅,一把抓过手机,拨了江予夺的号码。
  手机屏幕上显示,“江脑子不正常”拨号中。
  江予夺那边电话接得还算挺快,就是听上去特别没有礼貌:“谁。”
  “我,程恪,”程恪说,“那个热水器连燃气管都没接?”
  “什么燃气管?”江予夺问。
  “热水器!”程恪走回浴室门口,在热水器上敲了几下,“没热水我怎么洗澡!连启动都不启动!”
  “启不启动跟接没接燃气没有关系,”江予夺听声音像是点了根烟,“没接燃气也能启动,就是不出热水而已。”
  “你别跟我扯这些,我就问你……”程恪说了一半被江予夺打断了。
  “热水器上写着什么?”江予夺问。
  “我……”程恪感觉自己简直没法跟这个人沟通,但还是咬牙看了一眼热水器,“不就是个型号吗!什么什么即热型电热水器!”
  “是啊!”江予夺突然吼了一嗓子,“这他妈!是个电热水器!通他妈!什么燃气管!”
  程恪被他这一通吼震得有点儿发晕,不得不把手机拿开按了免提,然后又看了一眼热水器上的字。
  这,的确是一个,电热水器。
  但是。
  
  “我不管它是电的还是气的!”程恪控制着声音,努力让自己不跟神经病一个音量,“它现在不启动,不出热水!”
  “插电了吗?”江予夺声音也恢复了正常。
  “插着呢。”程恪看了一眼插座。
  “漏电开关开了吗?”江予夺又问。
  “什么?”程恪愣了愣。
  “上面有个小盒子,小盒子上面有个小盖子,把小盖子打开,里面有个小推推,”江予夺说,“把小推推推上去。”
  程恪没说话,在江予夺的一堆小xx里跟着他的指示操作了一遍,热水器的屏幕亮了。
  
  “启动了吗?”江予夺问。
  “……启动了。”程恪回答。
  此时此刻,他觉得非常尴尬,接下去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真棒,”江予夺说,“比隔壁三岁半的那个小朋友厉害多了,小朋友虽然知道怎么弄,但是他够不着。”
  程恪没说话。
  “三秒钟之内你不挂电话我就过去抽你。”江予夺说。
  “你他妈手指头断了吗挂不了电话?”程恪说完把电话给挂断了,愣了两秒把手机狠狠地对着客厅的沙发砸了过去,手机弹了两下摔到了地上,他进了浴室,“去你妈的。”
  把浴巾狠狠甩在地上,再把水龙头狠狠地打开,等着喷头里的水狠狠地冒出了热气之后,程恪狠狠地站到了热水里,狠狠地闭上了眼睛。
  冲了一会儿热水之后,程恪觉得身上松快了不少,胸口堵着的气也一点点消散了,但人也开始跟着有些发软,他把脑门儿顶在墙上,让自己全身都包裹在暖暖的热水和蒸汽里。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陈庆坐在椅子上,腿架在桌上,笑了五分钟也没能停下来。
  “没完了是吧?”江予夺看着他。
  “不是,”陈庆笑着转过头,“这积家是外星人吗?热水器都不会用啊?”
  江予夺没理他,低头看着手机,把程恪的号码存了进去,然后在姓名那里戳了几下。
  程·弱智·恪。
  “这么看来,”陈庆笑完了开始分析,“他应该真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可能有钱人家里不用热水器,直接洗温泉。”
  江予夺弯腰抄起自己的拖鞋砸到了陈庆身上:“闭会儿嘴。”
  “我睡了,”陈庆打了个呵欠,“我明天一早得去店里,然后下午再去趟张大齐那儿,他一开门我就进去。”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带俩人上那儿坐着就行,不要跟他起冲突,老玩意儿挺黑的。”
  “黑吗?”陈庆想了想,“这么些年他也没干什么啊,就是脸凶点儿,看着也不像是以前混过的。”
  “你就是个瞎子,你能看出来个屁,”江予夺起身进了卧室,“你把沙发放平了睡吧,宽一点儿。”
  “不用,我这么窄。”陈庆往沙发上一倒。
  江予夺甩上了卧室门。
  
  这一夜没睡着,失眠了。
  江予夺半夜坐起来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台历,这个月失眠的次数略微有点儿多,他拿过台历,在今天的日期上画了个叉。
  最近也没碰上什么事儿,为什么总失眠?
  他偏过头看了看睡在枕头旁边的喵,拧着个麻花睡得非常香甜,他在喵肚子上戳了戳,真羡慕啊。
  
  早上陈庆六点半就起床了,真是一个优秀青年,上班这么久,从来没迟到过,除了经常开着客户的车到处转悠之外,一点儿毛病没有。
  听到陈庆出门的声音之后,江予夺也起了床,走到窗前,从窗帘缝里往外看了看,天还很黑,路灯还亮着,早起的人都脚步匆忙。
  江予夺在窗户那儿站了快二十分钟,喵顺着他的裤子一路往上趴到他肩膀上,对着他耳朵喵喵着。
  “哎行了行了知道你要吃早点,”江予夺把它扯下来扔到沙发上,“我告诉你,你最好收着点儿,哪天我烦了你还得出门儿吃垃圾去。”
  
  伺候完喵,又在沙发上看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视,江予夺出了门,在对面的早点铺里坐下了。
  靠墙,脸冲着街,他已经记不清这习惯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又坚持了多少年了。
  总之不是这个姿势他就吃不下东西。
  但是一晚上没睡,这会儿就算是这个姿势,他也没什么食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